或许俄罗斯人根本就不怕新冠,主观上啥也不怕。

2020-11-29 23:21发布

hello,大家好啊!


或许有细心的小伙伴知道,周一小编我是在俄罗斯生活的,今天的文章开头先给大家分享个哭笑不得的事,就是在国内的妈妈实在太担心我的安危,硬是给我保了份保险,我妈说,除了重大疾病可以报销之外,里面的新冠赔付也是她十分看重的。



我妈说她一想到我在国外冒着生命危险赚钱(实际上也没赚多少钱),她就担心的睡不着觉,emmmm妈妈的爱我很感动,但是其实哪有这么严重,我就是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啊,但是在国内的人好像一直都无法理解难以苟同,认为疫情严重的国家就是水深火热,龙潭虎穴。


慢慢的,我好像确实被俄罗斯人“同化”了。


早上脑子不清醒的时候,我看着庸碌的人们匆匆地从我身边路过,地铁车厢窗口映射的画面像快动作般一帧帧掠过,甚至开始阴谋论的怀疑,这新冠,是不是只是一场流感的“狂欢”。



上周看到新闻,11月13号Apple12发布,莫斯科ЦУМ商场的Re:store排起了长队,但是因为在排队的时候,没有保持1.5m的距离,被监管机构查到了,可能面临最高100万卢布的罚款。

我写这则新闻的原因不是想抱怨俄罗斯的Apple卖这么贵怎么还有人排队买,我只是疑惑,1.5m的安全距离真的有效吗?抑或是疑惑,这样真的是有必要的吗?

在商场其他人可以交错走过,距离远比1.5m要近的情况下。

在商场可以用餐的情况下。

在地铁上人挤人的情况下。

在公共场合有人若无其事摘下口罩却没人叱责的情况下。

在学校,商场,饭店都是正常营业的情况下。



我不是说政府的力度不够,政策不足,相反地,俄罗斯采取了不少相应的措施,据我所知,疫情二次爆发之后,莫斯科中小学光停课就已经来了三波了,更别说宵禁,进入公共场合测量体温,出入地铁必须戴口罩和手套,等等措施,就连上面提到的ЦУМ都不是第一次被罚款了(之前也因为售货员口罩佩戴的不好而被罚款)。


所以,俄罗斯政府是很费力的在表现自己的费力了,而他最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就是:没有耳提面命地告诉我们,疫情有多严重和恐怖。


所以,勇敢而无畏的人民,无法从心底真正恐惧这病毒,所以,政府的严令都演变成了公式化地完成任务:

公共场合每个人都要量体温,从零度左右的室外进来的顾客真的可能是发烧的吗?

进入车厢就把口罩褪在鼻子下方的乘客真的无法被制止吗?

100万卢布的罚款对于富得流油的ЦУМ和Re:store真的是足够严重的罚款吗?



无意diss俄罗斯政府和人民,因为本人也是这个社会里的一员,并且没有反抗甚至也接受了其矛盾的本性,只是处于被中国媒体信息影响和在俄罗斯生活方式之间差异和特殊性,心理上产生里极大的割裂感。


何况本着存在即合理的原则,万事有因才有果,俄罗斯人不恐惧新冠,我认为有以下原因:

1.俄罗斯人的身体素质和对自己身体素质的认知程度,普遍都颇为自信,强壮和健康是常态。

2.“战斗民族”的精神也是具有挑战欲望的,并不认为新冠会击垮人民。

3.对自由的渴望和呼吁也是俄罗斯等欧洲人民所具备的基本素质。

4.对政府的疫苗持乐观态度(有待考究)。

5.长期抗议所显现出来的疲倦使他们带有破罐破摔放任自流的态度。


我的俄罗斯同事和我说,每天都有人死于各种各样的疾病或者突发事件,比如说艾滋病或者埃博拉、SARS,其致死率远高于新冠,所以放轻松啦。

我口头上反驳,那本质肯定是不一样的呀,新冠感染人数什么体量,艾滋病感染人数什么体量。

但是,说实在的,还真有点羡慕他们这种“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的潇洒,出门戴N95的我真的做不到。


对了,今天俄罗斯增长人数:22778,史上最高,莫斯科增长人数:6360.


我每天在办公室里播报感染人数之后,我的俄罗斯同事们都会异口同声地说一句:“Ой, мало!”

情况如此,心态如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