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像看了一部恐怖片——澳洲记者在中国蟑螂养殖场的一天

2020-11-29 22:09发布

下文简单译自《悉尼先锋晨报》2018年4月26日的报道,为作者Kirsty Needham亲历,原文链接在文末阅读原文。

而这篇“辱华”报道,《环球时报》也有转译,链接在这里:https://go.huanqiu.com/article/9CaKrnK8asa

几十亿只蟑螂,大部分药用,小部分食用,再怎么费尽心机想要跟它们划清界限也无法否定这个事实。


 

这就像恐怖片中的一幕。

你开门进入一个暗房,它们出现在手电筒的光束里。数以百计的蟑螂从橱柜一侧向上爬行,又越过地板。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养殖经理熊英(音译)走进室内,徒手从一长排的架子上拉出一块方形硬纸板,丢进地面上的一个大碗里,似乎卷成了色泽闪亮的褐色漩涡。


成千上万的蟑螂涌了出来,爬上她的手臂和后背,她黑色的长马尾辫很快被占领,耳后也有一只,还有一些爬进了她白色的实验室大褂。

我惊得跳了起来,直往后退。

“从一开始我也很害怕,但现在已经习惯了,”她平静地说。

大小相仿的蟑螂已经来到门口,从门框掉落到走廊地板上。

她续道:“这就像我们家里的宠物,很可爱,从不咬人,它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我们说的是美洲大蠊(Periplaneta Americana),也就是美洲蟑螂。我们站在世界上最大的蟑螂养殖场内,位于四川山区西昌。

有人告诉我,这条走廊边上的房间里,至少有36亿只蟑螂藏在架子上。

上周,有一家香港报纸拿到了一篇论文,报道(稍有夸张)说有公司正在利用人工智能来管理蟑螂窝,蟑螂数目比全世界人口还多,这件事引爆了社交媒体。

我的脑子懵了:万一它们逃走了怎么办?


中国医药保健品公司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耿福能邀请了Fairfax Media和一家香港报纸进公司探访,让我们可以一睹为快。他想让互联网神话回归现实。

而现实也令人难以置信。

这是世界上唯一经过政府认证的蟑螂实验室。该公司与浙江大学合作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要等到明年新实验室建成后才能启动。

他说,届时蟑螂的产量有望翻三番。

目前,他们在繁殖室将幼虫放在奶粉和鸡蛋中饲养。成虫被转移到这个黑暗潮湿的多层建筑里,以谷物和植物为食。

“最佳温度范围是28到32度,”耿总说,对显示32.3度的传感器点点头。

他们给了我一个防臭口罩,因为这里闻起来像个鸡窝。而每个人进去都必须穿上白色实验室大褂和塑料鞋套。

蟑螂必须保持原生态,因为它们是供人类食用的。

美洲大蠊不会飞,因此为防止它们逃走,楼房四周环绕着一米宽的护城河,里面都是鱼。耿总为了演示,就抓住一只逃走的蟑螂丢入水里,一条肥鲤鱼就跳起来吃掉蟑螂,摇尾而去。


大楼的门厅里有硕大的蟑螂画像。这种生物像恐龙一样古老,经受住了广岛核爆的袭击,头断了还能存活一周。

耿总说,美洲大蠊有2000年的中医治病史。

好医生药业向数千家中国医院和药房供应蟑螂,用于治疗糖尿病溃疡和严重的皮肤损伤。

去年,该公司的总销售额为63亿元人民币(13亿澳币)。最畅销的是销售额10亿元的蟑螂“康复新液”,可以口服或者外用。还有一种名为Rainforest Regeneration(雨林再生霜?)的护肤霜,包装是光亮的蓝金色,但没有提到蟑螂。

为了将干扰降到最低,工作人员每天进入沙沙作响的蟑螂房,清理掉在架子底网中的粪便。


这里的蟑螂生命周期为六到八个月。到时候蟑螂会被高温吸引到房间一处,然后用蒸汽喷射、高温杀死,不使用化学药品。洗净压碎后,它们会被送到全金属的榨取实验室,看上去像一个酿酒蒸馏间。

榨取后的混合物会用管道输送到装瓶室,进一步灭菌。操作工人穿着蓝色的医院服,走廊也让人想起医院,与隔壁的恐怖暗室完全不同。

每天有六万个瓶子在生产线上嘎嘎作响。


研发部主管马秀英说,有人质疑该公司是否故意隐瞒其最畅销产品的主要成分是蟑螂。

“我们没有隐瞒。”她说:“我们必须在包装上列出中药名,这就是我们列出的内容。”

耿总坐在他的会议室里,说他想造一个跟20人会议桌一样大的蟑螂纪念碑。

他说:“这是一种好虫。”数百万年来,蟑螂不受人类携带的疾病、细菌和病毒的影响,他认为这是由于蟑螂具有消炎特性。

他自己每天都要吃10个蟑螂。


他说,他的养殖场证明了中药生产可以是透明的和半自动化的,而人工智能会是下一步。

他又说,中药的效用有悠久的历史,这个是关键,即便西方科学家也不确定其中的原因。

他谈到蟑螂药时说:“如果我们能分离出活性成分,就可以生产化合物。”

但是他们做不到,因此数十亿的蟑螂养殖会继续,为四川的彝族人民提供了宝贵的就业机会。

马秀英是一名训练有素的药剂师,是第一位彝族医生。她说:“1000年前,彝族人就开始食用美洲大蠊了。”

去年,应维多利亚公共卫生部的邀请,好医生药业加入了中药公司代表团访问澳洲。耿总说,公司正考虑在澳大利亚成立合资公司。

在晚餐时,他劝我亲自尝一个蟑螂,并告诉了我我一长串的保健功效。

我可以在此立帖为证:炸蟑螂吃起来跟闻起来差不多。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